云南红酒网网红主播:从月入10万到加入讨薪大军只用了1年

网红主播:从月入10万到加入讨薪大军只用了1年

原标题:网红主播:从月入10万加入讨薪大军只用了1年

“我们已经回不去朝九晚五的低薪生活了,有些女主播已经开始‘卖肉’(从事黄色交易)为生,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从事秀场直播已经将近两年的主播晓梦(化名)告诉熊出墨请注意,因为受到了公会组织的不合理对待,她和许多主播都想“出逃”,但由于做了太久的直播并没有什么一技之长,重新找工作异常困难。

前不久,一份《2018年会艺人商演报价单》在朋友圈里疯传,几位网红主播高达数十万的商演报价令众多网友大跌眼镜,《我们不一样》原唱陌陌主播大壮出场费高达35万。

但经过熊出墨请注意的调查和走访发现,与这份报价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不少曾经收入颇丰的主播却陷入集体讨薪境地。

实际上,直播生态简单,内容缺乏新意,让秀场直播和游戏直播仅用了一年时间就从巅峰跌入到谷底。

而自从进入直播行业的下半场,公会取代个人主播成为与直播平台之间的纽带。但公会之间的竞争更为激烈,且变现方式单一,在直播行业用户增长有限的情况下,公会并没有从长远角度来考量,反而进一步“盘剥”主播,使得他们收入锐减。在主播们看来,造成所有这一切的根源,就在于“万恶”的公会模式。

草根主播们的“红利”时代一去不复返

中专毕业之后的晓梦,在2015年做主播之前月收入只有2500元,这在三线城市并不算低,但对于年轻爱美的姑娘来说,工资仍然不能满足日常开销。

听说直播能挣钱的晓梦,抱着挣零花钱的心态开启了第一次直播,虽然面对镜头紧张、腼腆,说话声音都在抖,却被粉丝直呼“无瑕自然的美”,一个小时直播下来比她之前一个周末的兼职收入还高,之后晓梦就走上了全职主播之路,甜美的长相加高超的化妆术,以及克服了紧张情绪后不再“尬聊”,强互动下,粉丝的礼物也蜂拥而至,这样晓梦相当有成就感,每个月的直播收入也在一万元以上。

直播平台的红利下,主播们各凭本事,收入也不设上限。比如对于另外一位依靠“才华”直播赚钱的游戏主播磊磊(化名)来说,月入一万只是他收入的一个零头。

“我们这一行主要靠技术。”一直被家人认为是不务正业的磊磊,凭借自己对游戏的熟悉和痴迷,以及风趣幽默的解说方式,成为某直播平台上颇受欢迎的游戏主播,月收入从5-10万不等。

2015到2016年上半年,晓梦与磊磊赶上了草根时代的直播红利的尾巴,随之而来的是恶性竞争和行业升级。

为了从老主播身上抢粉丝,新主播在内容和手段上各出奇招,甚至没有任何尺度下限,只为在短时间内圈占粉丝。一些头部主播为了抵御冲击,纷纷利用自身的影响力拉帮结派,形成“公会”,更有数不清的传媒公司源源不断的向平台输送大量接受过专业培训的主播。《2017上半年中国直播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经纪公司遍地开花,广州多达290家、上海256家,深圳193家……

“突然间也没有人说我‘无瑕’了,都到别的主播那儿看‘腿’去了。”看着越来越少的观看数量,晓梦才开始感到担心。

从个人到公会,“规矩”让主播们身不由己

2016年下半年开始,许多直播平台为了节省运营和管理精力,规定要求主播都要以公会形式或身份入驻。无奈之下,晓梦只能寻找公会加入

“开始公会认为我是新人,要加以培训才能‘上岗’。”突然间成为“新人”的晓梦,只能根据公会给出的一系列规划参加相应的素养培训,“这里面就包括如何热场、撩粉丝、要礼物,甚至连着装化妆都有一系列规定。”

此时,“识时务”的磊磊早已在半年前加入直播圈内有一定知名度的游戏直播公会。但收入和流量并没有朝他倾斜多少,反而经过公会“抽水”,磊磊的收入明显变少。为了维持与之前相当的收入水平,磊磊不得不每天坐在电脑前直播长达10多小时。如果遇上大型游戏赛事,他甚至需要连续几个通宵工作。

“但不管怎么拼,就是拼不过(公会的)头部主播,他们有资源扶持,所以不累赚钱也多。”磊磊透露,公会高层为了榨取更大利益,逐渐开始通过所谓的“规矩”压迫主播,“直播口误要扣钱,‘不会来事儿’也得不到高层的喜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